• 迁徙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5-24

    人有点不好,就是太容易滋生感情了,记得在前年去海南的时候,一群不认识的人组成一个团前去。风风火火地玩了五天之后,临近离别看着那接天的海面,就很感伤。大家就这样在飞机场分别了,现在几乎没有再联系过了。这些日子,我们要搬寝室了,因为新生是住新生宿舍,八人一间,可是马上大二了,我们八个人不得不搬到公寓那边去了,而八个人也要拆散成四个人一间了。昨天抽签的时候,我们都迟迟不愿意打开看,直到有人说,还是看吧,毕竟要分的。虽然只有短短一年,但是我们真的,感情很好,都舍不得分开。后来我们沉默了,一群人趴在走廊上喝酒,班长那边寝室也在抽签,分出来了,他们寝室倒是挺开心的。不知道怎么说。
    昨天晚上有些凉,刚刚送完大四的学长学姐,回来的路上,就被班长告知,端午回来就搬寝室了,你们回去分分吧。

  • 边缘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5-21

    没几天就六月了,下星期端午节一过,就是儿童节了,先祝小朋友们快乐,我们是没机会了。
    前几天又下雨,今天放晴了,我们一群人在舞蹈室拍欢送大四的节目就顺便拍了照片。周六就要演了,哈哈。
    长篇的进度到了三校(第三次校对),意思说,就快进厂付印了,所以,大家再等一会儿,就快出来了。
    而且长篇会有惊喜的,相信我。
    考试时间推迟了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假。
    学校在动工修新东西,好看好看,破费了。更新了,我发现我越来越勤快啦,哈哈。

  • 妈妈,我爱你。这句话当着你的面我怎么也说不出口,可是,写出来却轻而易举。这是为什么呢?其实想起来很内疚,无法将心中最真挚的感受表达出来,即使对你好,为你买东西,爱护你,保护你,却终究不能说一句,我爱你。说起来很文艺很假很无语,可是,事实是这样的。

    妈妈,我现在想回到你身边,吃你做的饭。我想抱着你。我想陪你逛街,听其他人说你是我姐姐。我想和你一起看电视。

    妈妈,你手机坏了,等我的书出了,我就用得到的钱给你买。
    妈妈,我过得很好,你不用担心我。
    妈妈,你和爸爸在家里要好好的。

    母亲节快乐。

  • 今天做引体向上做了17个,破纪录了。前几天说写完长篇就不写了,然后一下又决定写个短篇,谁知道一写又超过了一万字,不能叫短篇了吧。我最近对于写字越来越兴奋,总是动笔就停不下来。这应该是一个好状态,希望继续保持下去。至于第一本书,我还处于保密状态,一是怕盗版,二是封面迟迟没有定下来,但是按照进度,下个月应该可以上市了。于是说,大家能买都去买吧,给我口饭吃,毕竟我还是很认真地写了。海报和封面会在上市前几天公布,编辑说这样一来,大家也不用看见了封面迟迟买不到书。好啦,今天天气很好,出去走走啦。

  • 疲惫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4-24

    寝室嘈杂的CF声响,夜晚的卧谈会延迟到了一两点,寝室的某人进了系部篮球队,每天早上起来特别早,翻身的时候就被吵醒了,转过身看是六点,没课的时候就被拉去唱歌,拍欢送大四的节目,寝室的水龙头坏了,滴答滴答的声响一直到我睡过去。早上起来浑身都痛,小说的进程也被耽搁了,原本决定在上周完成的新小说不得不拖到这周,周五好像被诅咒,每次体育课都泡汤了,我都快要忘记太极拳的打法了。夜晚也不敢看书了,都想快点入睡,最近真的太累了。时不时冒出的气味,我真想快点搬寝室,结果看日期,又要到五月一号了,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还活在2008年呢?总是转不过来,一晃,又要放假了,马上就大二了,啊,真是时间飞逝,高考马上又要来了。

  • 出去吃饭的时候,街道两边已经有卖西瓜的了。寝室两个人居然跑去剃了个囚头,我要笑死了。好久没有一个寝室的兄弟一起出去吃饭了,今天终于到齐了。最近大家都忙疯了,我不仅要忙新书的事情,还要忙学校的工作,然后马上要欢送大四了,现在又在排练节目,唱歌的时候我就想自己大四的时候肯定很伤感。今天是YN的生日,给她打电话唱了首生日歌,她高兴得要死了。回来的时候,大家都在看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,个人感觉,还不错吧。

    最近她她消失了,不知道她做什么去了,应该是期中考试吧。所以最近没有人督促我写东西,做什么都没动力了。上课的时候老是出神想故事里的情节,啊,真是太忙了,让我再感叹一句吧。

    爆料下,新书的海报,近期公布~

  • 囧事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4-15

    卓越的书来了
    结果我拆开一看,有两本芙蓉如面柳如眉
    我在寝室高兴了半天
    还在寝室的人说我赚了
    结果回头去看订单
    是我点了两本
    汗死了

  • 这是最近桌上放的几本小说,来回读的几本,倒不是说真的那么耐人寻味,但是确实觉得这是近期看的比较投入的书。前几天去市区买了本《收获》,回头和镰仔说的时候,他说我最近疯了,一夜之间性情大变,还叫我不要脑溢血。其实我也没变那么多,只是说品味是变了。昨晚和藤妈聊天说起当前比较关注的一个写手,于是我才了解到我对很多人的印象都仅仅停留在他们的文字上,我觉得若是那样便好了,有时候探深了,反而适得其反会厌恶起来。

    今天飞灿给我说我念高中时候那个教隔壁班的数学老师昨天去世了。回头想是挺年轻的一个小伙子,应该结婚都不久,听说是昨天开车带老婆去哪里玩,结果车和人都摔到山崖下了,一个人就这么去了。突然让我想起生命真的是很脆弱的。

    晚上寝室的人聊天都是一段又一段的荤段子,我才发现原来我早就不是那个谈论单纯问题的少年了。说着说着,就会胡思乱想起来。此刻窗外的雨越下越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