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突然接到在在的电话,然后是邀约出去吃顿饭,我却有些不耐烦地说"地点选好再给我打电话吧",我没想到轻易的一句话会伤害到别人,有时候确实是这样,像无法堵住屋顶罅漏而渗透出雨水一样,狼狈不堪,直到在在说"今天是我生日",我才明了他请我吃饭的原由.

    记得在不久前,他发了条不长不短的信息突然让我伤感,或许是时间太紧而疏忽联系,短信的内容是:"突然很怀念你过去没心没肺大笑的样子,我却好久没看见了."当时我突然有给他打电话过去的冲动,但是,还是没有,他给我写了封信,问我是不是因为某某事情...

  • 风扇的前盘旋转不停,仿佛回忆卷进脑海深底,不论快乐或者悲伤,优美的蝉鸣是盛夏的歌曲.

    黄昏的时分盛大演出,落下尘埃一般思念如缕,游园会永远不打烊,世界也就此静止于美好时光.

    被遗忘的时间,沾染着细微致密的光线,执手的瞬间,爱情的亮点.黑色的小猫,杂色的小狗,童话世界的魔术师.

    雨水沉静出古色阶梯的分层梦像,你的离开,我不会视而不见.

    好似多年后的聚会,少女们期待的下午茶,男孩们期待的篮球赛,事过境迁,暴雨般侵袭的世界.

    你会忘记谁?你会拥有谁?你和谁站在时间的尾巴上回望价值连成的美好时光.

    幸福与悲伤交织,爬过陈旧而被人忽略的墙,永远没有尽头,无限伸张.

    就如同一张惺惺相惜的网,网不住白衣少年的梦想.

    童年陪伴的青水河旁,我们幸福的家乡.

    三尺向晚,我们散步在操场,开始的开始,...
  • P了一张新图,说了剪了头发,真的不好意思把照片拿上来的,但是……还是满足一下我手痒的要求吧,哈哈,好可爱啊,小彩说像林俊杰,哦买糕的,我不想像别人,不过,自己越看怎么越……

    左边是成熟型的,右边是可爱型的哈!

    5月13日,今年的母亲节,来得有些突然,来得有些温暖.

    她在眼中是一个很强悍的女人,怎么说呢,从我真正了解到她的时候,我发现她比男人还要会处事.我爸爸很怕她,那到是实话,我也很怕她,也是实话,但是她很爱我们,同样是实话.

    我已经忘记多少次她对我嘘寒问暖了,也忘记多少次对我的关怀,因为太多,多到不计其数.我和她的关系其实很随和,亦或者说更像朋友,我的老妈真有点特殊.小时候吧,看香港的电视剧,里面儿子叫妈都是叫"XX姐",我也就跟着叫我妈"红姐",我妈那个乐得,因为本来看起来年轻,即使现在走在一起,我妈的朋友都怀疑我是不是她儿子,而我的同学都怀疑她是不是我妈,我说真是我妈,但是更多的人宁愿相信她是我姐.好吧,那么,就"红姐",我对你说声,"母亲节快乐."

    我从银行出来的时候...

  • 一些书籍 - [夏至>>摄影]

    Tag:

    2007-05-04

    放出几张照片,下午照的,主要是艾大的<跟踪8>和杂志<糖果>还有就是水格的<青耳>.

     



  • 我就在幻想只有一个人生活的日子,像回到多年前,脑子里全部都是东奔西跑,到处旅行的想法.

    一个人住,一个人看书,一个人听歌,一个人走路,一个人.就像阿桑的歌里那样,随性主义.然后呢,回归到现实,还是和父母一起住,回头想想,其实和父母分开,是很不习惯的.比如去年暑假,一个人跑去了重庆,然后和父母分开的那些小时里,感觉无法依赖而空虚,我在浴室里想到父母,第一次离开,原来如此的不习惯.

    照片上是我的书架,很明显放着大大小小的书,上面一排是小说,下面一排是杂志,见封背,相信很多人都能看出是什么书.每次在别人的BLOG里看见那些生活...
  •    前天下午接到康帅的通知,说是五月二日开同学会.有些兴奋,确实如此.昨天晚上接到很多以前老同学的电话,约好时间.今天早早来到约定的地方,却还没有人来.

       人似乎还是那些人,不过就是个头高了,穿着洋气了,人精神了,感觉成熟了.但是,变化其实并不是外表那样,大家开始有些话不投机,我突然觉得周围的人比想象中要陌生,而且人数比预计的要少很多.

       我突然想起毕业的时候,大家抱头痛哭的情景,现在想来,有些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.一瞥看见许多花车,全部都认准了今天结婚似的,我有些感慨.

       回CN的时候看见很多朋友留言,其实,我也舌不得CN,那里给我家的感觉,但是,现在,家已经不像家了.我还能呆在那里吗?

       和同学聊天,有些人都快要工作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