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是在BUS的第200篇日记,从今天起,离开这个地方,做一个崭新的自己。

    回到新浪,谢谢你的光临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yangguangyizhi

    THE END

  • 今天搜刮出燕姿的所有MV,一一的蹲在寝室看了一遍,越看越想哭,不知道为什么,每天听见她唱歌都觉得很感动。从第一次在天黑黑的那首MV下看见她在荒草中奔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,这些时间,最爱听的还是她以前的老歌,《任性》,《懂事》,《我不难过》,《风筝》,或许这些都很老了,但是依旧觉得很有味道。躺在床上的时候,会想起初三那年将头埋在桌子下面听《同类》,听着听着,好像外面下雨了,下课的时候,我将那首歌的歌词整整齐齐地抄在本子上,看着上面点点滴滴的笔记,觉得很满足。我爱她的歌几乎是痴迷,反复听多少遍都不会厌,于是当娅娅提醒我说,如果这次巡回演唱会是她最后一次演唱,那我真的会很难过。今天看MV的时候,发现很多年前的燕姿和现在的燕姿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,只是以前更加青涩,但都很自然。
    吃过饭后,我在阳台仰望,发现天空很美,就索性拍了下来。

  • 尴尬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5-29

    说起来觉得有些不公,昨天看最新那期《北京文学》讨论80后作家的讨伐文,看得我心里堵。说到青春文学和传统文学的较量赛,其实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,而且刻意将80后作家与传统文学作家区分开来,我也觉得是没必要的。这样一看来,前些日子在腾讯网上看李海洋他们的采访,觉得他们说得很委屈,主持人一直强调80后,90后云云,让他们几个人都有些尴尬,且不说做不做纯文学还是青春文学,它始终是代表了这代人思想的一个载体,当然我就不去讨论韩寒与小四了,标榜着80后领军人物的两个人,现在依旧活得很开心。80还是90,不过是一个时代的必然性,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,你叫我们怎么去体会那些文革时期的东西呢。道听途说终究让它变了味道,变形的历史当然让我们无法真切去感受。我承认我们这代人阅历不足。其实这些都没什么,心里堵的是上面说80后的小说根本就不是小说,叫老一辈的人承认很难,我想一本书厚厚的文字也是用心经营的,不叫小说,叫什么呢?故事?这是很可笑的。作为一个90后,我或许不应该去评判什么东西,当然我一直写东西也不敢说我在做文学,我是做不了的,还没那资本,只能写自己的故事。我只希望大家能明白,年代这东西让很多事情看起来尴尬,但是请不要将80后文学与国足相比,个人觉得,80后文学还是有它优秀的地方,谢谢。

  • 迁徙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5-24

    人有点不好,就是太容易滋生感情了,记得在前年去海南的时候,一群不认识的人组成一个团前去。风风火火地玩了五天之后,临近离别看着那接天的海面,就很感伤。大家就这样在飞机场分别了,现在几乎没有再联系过了。这些日子,我们要搬寝室了,因为新生是住新生宿舍,八人一间,可是马上大二了,我们八个人不得不搬到公寓那边去了,而八个人也要拆散成四个人一间了。昨天抽签的时候,我们都迟迟不愿意打开看,直到有人说,还是看吧,毕竟要分的。虽然只有短短一年,但是我们真的,感情很好,都舍不得分开。后来我们沉默了,一群人趴在走廊上喝酒,班长那边寝室也在抽签,分出来了,他们寝室倒是挺开心的。不知道怎么说。
    昨天晚上有些凉,刚刚送完大四的学长学姐,回来的路上,就被班长告知,端午回来就搬寝室了,你们回去分分吧。

  • 边缘 - [谷雨>>日记]

    2009-05-21

    没几天就六月了,下星期端午节一过,就是儿童节了,先祝小朋友们快乐,我们是没机会了。
    前几天又下雨,今天放晴了,我们一群人在舞蹈室拍欢送大四的节目就顺便拍了照片。周六就要演了,哈哈。
    长篇的进度到了三校(第三次校对),意思说,就快进厂付印了,所以,大家